长崎原爆

编辑:走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6 10:50:18
编辑 锁定
1945年8月9日美国对日本的长崎市实施了第二次核打击,据日方统计长崎遭遇的原子弹爆炸中死亡近7万人,伤6万余人。爆炸之后,许多爆炸幸存者饱受辐射后遗症的折磨,包括癌症、白血病和皮肤灼伤。此次核爆炸为二次大战画上休止符。
中文名
长崎原爆
时    间
 1945年8月9日
地    点
日本的长崎市
类    型
恐怖袭击

长崎原爆概述

编辑
1945年8月9日凌晨3时50分,两架B—29重型轰炸机从提尼安岛起飞,其中一架的炸弹仓里携带着一颗原子弹。这是美国计划中对日本的第二次核打击。据日方统计长崎遭遇的原子弹爆炸中死亡近7万人,伤6万余人。

长崎原爆背景

编辑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接近尾声。德国法西斯于5月8日无条件投降。7月26日,美国、英国和中国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迅速无条件投降,但日本政府置之不理。为了迫使日本迅速投降,1945年8月6日,美军向广岛市内投下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铀弹,导致广岛市24.5万人中有20万人死伤,城市化为一片废墟。
图片 图片
1945年8月6日广岛遭原子弹袭击,随后3天,长崎又遭袭击。美国政府对此的解释是,这是为了迫使日本尽快投降,不需要美国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入侵日本就可以结束“二战”。在原子弹轰炸广岛16小时之后,杜鲁门总统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宣称美国已对日本使用了原子弹,其爆炸威力相当于2万吨TNT炸药。如果日本仍不接受美国的条件,一股从未见过的破坏性激流将会从天而降,地球上从未有过的毁灭性打击将要降临到日本头上。第2天,日本各大城市都见到了美国飞机撒下的印有杜鲁门讲话的《告日本人民书》。
广岛的毁灭给日本朝野带来极大震动,以东乡外相为首的几名内阁成员,建议日本停战,接受《波茨坦公告》。但这一意见遭到了日本军方的激烈反对,他们辩解说:日本军队士气高昂,数百万军队渴望打仗,即使政府宣布停战,他们也可能拒绝投降。两派意见相持不下。
就在日本内阁一次次开会就是否停战问题进行争论的时候,美国已准备投掷第2颗原子弹了。美国政府担心广岛原子弹爆炸会激起日本人的抵抗意志,同时害怕这次轰炸会被看作是黔驴技穷,于是决定使用"胖子"。目标定为小仓。

长崎原爆经过

编辑
第2次空投任务落到了第509混成大队斯威尼机组身上。斯威尼曾率领他的机组驾驶"艺术大师"号观测飞机在广岛轰炸中担任轰炸效果观测任务。由于这次"艺术大师"号上仍保留着科学仪表,将再次当作观察机使用。斯威尼只好用另1架B-29飞机--"博克之车"作为原子弹载机。8月9日凌晨3点39分,"博克之车"装载着"胖子"从提尼安机场起飞向日本飞去。斯威尼一次次地祷告,希望自己和保罗·蒂贝茨一样幸运。
然而,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飞机刚起飞不久便发现有一只油箱出了故障,600加仑燃料可能无法使用。斯威尼粗略估计了一下航程,认为燃料基本够用,决定继续飞行。
  当"博克之车"飞到硫黄岛上空汇合点时,另外2架提前起飞的观测和照相飞机本应在那里等候与他汇合,可他只遇到了其中1架。斯威尼在那里等候了30分钟仍不见另外1架的踪影,于是毅然朝小仓飞去。9点5分,"博克之车"飞抵小仓上空。这天小仓上空气象条件很差,空中布满厚厚的云层,地面也是浓烟滚滚,能见度极低。"博克之车"在小仓上空盘旋了3周,始终未能找到瞄准点--5号军火库。这时小仓的地面防空部队发射了密集的高射炮火,斯威尼只得提高飞行高度。
  当斯威尼决定再一次进入小仓上空搜寻目标时,接到无线电报务员报告:从截获的日本截击航空兵使用的频率看,可能会有战斗机升空拦截。机上一阵慌乱。斯威尼来不及与基地联系便调转机头向西南方向飞去。他决定改为轰炸长崎。离开小仓后他命令向基地发报:小仓上空无法投弹,改炸长崎。10点28分,飞机抵达长崎上空。恰巧这天长崎也是多云天气,第1次进入长崎上空也未能找到目标。燃料表的指针在急骤地下降,斯威尼心情异常紧张,他决定第2次进入时无论如何也要把"胖子"投下去,于是向机上人员宣布:“改用雷达瞄准,准备投弹,返航。”
投弹手克米特·比汉像菲阿比一样也是一位老手。当他正准备换用雷达仪器瞄准时,突然发现身下两块云团之间有一大段空隙,透过空隙可以清楚地看到瞄准点,他立即通知斯威尼,可进行目视轰炸。10点58分,“胖子”脱离“博克之车”飞向长崎。
投弹后“博克之车”油料已严重不足,在返航途中不得不在冲绳岛紧急着陆,补充油料。“博克之车”经过了20个小时飞行,很晚才返回提尼安岛。“胖子”的爆炸当量比“小男孩”大,但长崎地形三面环山,所以损失小于广岛。据日方统计死亡近7万人,伤6万余人。

长崎原爆困惑与疑问

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将近60年了,那场战争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特别是反法西斯国家人民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但是,作为当时主要的法西斯国家的日本每当提到那场战争的时候,主要都是提到他们在那场战争中所受到的伤害和很少提到对他国造成的巨大灾难,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有一个很的理由---日本是第一个受到核武器,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受到核武器攻击的国家。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各投下的原子弹给日本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最后导致约30万人的死亡。
日本就是借助这两颗原子弹的“威力”来装饰自己“受害者”的面目,每年的8月6日和9日,分别在广岛和长崎都有纪念活动,所谓揭开伤口,教育下一代。
但是,从1995年以来,世界各地,包括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历史学家和科学家,以及原来的政治家和军人,经过单独或是联合研究,发现国在日本投放原子弹的历史记载存在许多的疑问,无论是在文字还是图象资料上都有诸多的困惑。主要问题是:
一,由于B-29飞机的航程有限,原子弹的投放飞机的起飞地点选在距离日本较近的提尼安岛的国空军基地上,从国本土运送两颗原子弹到提尼安岛上的步骤是先运送到夏威夷,然后在运送到提尼安岛,由于当时飞机的航程和安全性的限制,这两步过程使用的只能是军舰,这两段路却有很大的危险性,因为虽然日本海军在美军的打击下几乎已经没有了战斗力,但是,日本海军却仍然相当数量的潜艇,即使在战争末期这些潜艇仍然偷袭美军的军舰,即运送原子弹的军舰随时有可能被日本潜艇偷袭,美国怎么会冒那么大的风险用军舰运送原子弹?
二,当时美国制造出的第一批原子弹只有三颗,其中一颗已经在1945年7月16日的新墨西哥州的原子弹实验厂实验,美国怎么敢用仅剩的两颗原子弹去攻击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日本,而且还是以平民为主的城市呢?而且,美国在未来几个月内不要可能马上在造出原子弹,美国难道没有想到会有可能出现的有、突然事件吗?
三,当时,主要的原子物理的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费米甚至是奥本海默本人都极力反对使用这种威力过大的武器。美国政府难道一点也不尊重这些为他们研制核武器以后还得依赖的科学家的意见吗?
四,电影和照片资料的问题。有很多人看过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后的电影和照片资料,但是,你只要有少许的常识和一些思考,你就回发现这些电影和照片资料中有着诸多的问题。原子弹爆炸过后谁有能力在强烈的核辐射区进行摄影或摄像,日本当时没有任何一种防辐射的装备。即使是少得可怜的电影资料还是有问题,你会发现一些“幸存者”在爆炸后从废墟中出来后排成行走路,似乎是经过训练的。另外,能在核武器的爆炸中幸存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五, “幸存者”的迷惑。从战争结束到今天,从未发现过一个可以直接证明在广岛和长崎有过原子弹爆炸的人。有些“幸存者”只看到有大火产生,另一些“幸存者”以自己所谓“受到辐射烧伤的”伤痕,实际上只是火烧伤的痕迹。没有一个日本人能自身经历的的证据证明在广岛和长崎曾爆炸过原子弹。
六,数字的困惑。当时由于日本的个大城市都受到美国飞机的整天狂轰滥炸,大多数市民都跑到乡下躲避,广岛和长崎也是如此,实际上,据一个在广岛的日本老人介绍,1945年3月以后,在广岛市的市民已经不足五万人了。当他在四月离开广岛到乡下时,广岛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当然长崎也是如此,而日本政府最后却称两颗原子弹最后造成近30万人死亡,着实在令人费解。
七,科学证据。美国和德国科学家在广岛和长崎两地进行了土样品的秘密采集,拿回国后经化验发现这些土的土质与普通土几乎没有区别,辐射计量并非超常。根本无法与在核实验基地所采集的土样品的辐射剂量相比。实际上,在受到严重辐射的土地上在几百年内不可能可以生长植物,人在该地区生活也相当危险,这与今天广岛的事实相悖。这更使人们困惑。
八,最有力的证据。美国、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科学家运用巨型计算机的有限元分析法,对在新墨西哥州、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的电影图象资料进行分析后,其结果令他们大吃一惊--三份图象是同一颗原子弹的,也就是三份电影资料是在同一颗原子弹爆炸的不同角度拍摄的,当然应该是在新墨西哥州爆炸的那颗原子弹。
种种令人不解的疑问和新的发现令许多科学家(特别是核物理学家)和历史学家十分困惑,但是,由于这种关于核武器的事件的极其特殊性以及对事实的谨慎态度,另外很多科学家和历史学家都是独立研究,使这种疑问没有通过新闻媒体公布于众。

长崎原爆原子弹胖子

编辑
投在长崎的原子弹代号“胖子”,为钚弹。长2.3米,直径1.5米,重约4.5吨。其破坏力相当于2.1万吨TNT炸药。

长崎原爆后果

编辑
在长崎,爆炸直接造成约7.4万人立即死亡,受伤人数与死亡人数相当。最终统计死亡人数约为8万。爆炸之后,许多爆炸幸存者饱受辐射后遗症的折磨,包括癌症、白血病和皮肤灼伤。

长崎原爆评价

编辑
如果没有当年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的侵略战争,也就不会有发生在广岛和长崎的悲剧。1945年8月9日,美军在九州长崎市投下原子弹,虽使到10多万人伤亡,也为二次大战画上休止符。

长崎原爆长崎市

编辑
长崎是长崎县的首府,位于日本九州岛的西端,面积406.35平方公里。16世纪,长崎在葡萄牙人的要求下开港。开港后,长崎与荷兰、葡萄牙等国都有贸易往来,被称为“日本与西洋的桥梁”。17世纪到19世纪中叶日本实行锁国政策期间,长崎是日本同外国交往的唯一港口。

长崎原爆投弹飞行员

编辑
美国《时代》周刊8月1日一期刊登一篇题为《投下原子弹的人》的文章,摘要如下:

长崎原爆西奥多·范柯克

84岁,向广岛投原子弹的B—29飞机驾驶员。想象不出有什么人—哪怕是最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最顽固的、最不关心民众的人—能够经得起这样一击。
1945年,保罗·蒂贝茨上校是那次行动的指挥,他对我说:“我们要做一件事,现在还不能对你明说,一旦成功,就会结束或大大缩短这场战争。”我心里想,伙计,我早有耳闻。 我们挑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去投原子弹。保罗·斯威尼上校负责投弹飞机,乔治·马夸特负责摄影飞机,弗雷德里克·博克上校负责气象飞机。前一天晚10点多钟我们被告知要去扔原子弹,但不清楚能否成功,也不知道会不会机毁人亡。然后,我们被安排去睡一会儿。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能指望我们得知这些情况后还能睡得着,我无法入睡。
  起飞时间是凌晨2点45分,机场灯火通明。我说,这就像好莱坞的一场首映。二等兵迪克·纳尔逊说,像是超市的开业典礼。现场有人提问,有人拍照,有人录制采访谈话,一派繁忙。从天宁岛到广岛全程要飞很久,飞行员必须使飞机保持在航线之内,准时飞抵目的地。
要去投弹的B—29飞机已彻底轻装,简直就像一个载有很多机器和人的大金属管。除去机尾机枪外,所有的回转炮架、所有武器以及一切不必要的东西都被拆除,整机减轻了大约6000磅。那就像一次平常的飞行:有人在看书,有人在打盹。投下炸弹后飞机激烈颠簸,因为减轻了1万磅的负荷。保罗立即让飞机转了一个180度的弯。飞机掉转头,高度下降2000英尺,以最快速度飞离。很快,原子弹爆炸了。我们在飞机上只看到耀眼的闪光。紧接着,第一道冲击波击中飞机,飞机劈啪着响,剧烈震动。我们想看轰炸后的目标什么样,但根本看不清,整个广岛完全是黑色的烟尘,炸弹和冲击波掀起了满天的残砖碎石,还有巨大的蘑菇云。
看到这一切,你就明白,一种巨大的能量释放出来了。有人说:“这场战争结束了。”我也这么想。你想象不出有什么人——哪怕是最极端的、军国主义思想最顽固的、最不关心民众的人——能够经得起这样一击。
  你不能不黯然神伤,因为你知道无数生命随着这个城市一道灰飞烟灭。

长崎原爆莫里斯·杰普森

83岁,飞机武器测试官
在午夜用完早餐后,一辆卡车把我们送上飞机。我的任务是检查原子弹上的所有电子部件。原子弹投掷前的准备工作大约花了半小时。我最后爬进炸弹舱,拉下那3个测试插头。这些插头将测试系统与炸弹隔开,让炸弹的电压不能影响测试系统。我拔掉这些插头,换上3个红色发射插头,于是原子弹进入自控状况。
  投掷后的关键问题只有一个,就是要确保原子弹爆炸。我从试投的经验得知,从炸弹离机到闪光或者爆炸大约有43秒的间歇。我默数到43,什么事也未发生,于是我开始不安。几秒钟之后,飞机前座的人报告看到闪光。我知道是自己数错了,那个东西真的成功了。 低头俯望,地上腾起了巨大的云团,爆炸连成一片,火光冲天,浓烟弥漫。这时你不能不黯然神伤,因为你知道无数生命随着这个城市一道灰飞烟灭。
此时,谁也高兴不起来。但任务是完成了。
飞机降落后受到了几百人的欢迎,陆海空三军将领亲临慰问。后来,有人问我:“你今天干了什么事?”我回答:“我想,我们今天结束了战争。”
真正的故事是那次飞行任务,它险些成为一个灾难。

长崎原爆弗雷德里克·阿什沃思

93岁,8月9日向长崎投掷原子弹的B—29飞机上的武器操纵员。
9日凌晨大约1点半钟,我们一起登上飞机。查尔斯·斯威尼上校(飞行员)和飞行工程师进行了飞前检测。工程师发现储备油箱与主油箱间的转换泵出了故障,我们将无法利用储备油箱中的600加仑汽油。但蒂贝茨说:“我们用不着那些汽油,没有理由推迟。”
起飞一切正常。我在飞行员座舱里,有一个直径8英寸的洞口供我向外观望。我是武器操纵员,负责操纵炸弹。到了会合地,观察飞机没有出现。盘旋了大约35分钟之后,我对斯威尼说:“算了,飞往第一个目标吧。”
  小仓是目的地,但该地乌云笼罩,我们只好飞向第二目标——长崎。原来有报告说长崎天气晴朗,但我们发现飞机下方有云雾。那时,我们已经消耗了相当多的燃油,成败概率几乎相等。我走到斯威尼跟前说:“我们可以对这个目标作一次稳定水平飞行——如果我们运气好。”我对他说准备使用雷达。这与我们接到的禁止在看不清目标时轰炸的命令相悖。
我们走向雷达,准备投弹。突然,比恩·克米特上校高喊:“我发现了目标。”当我们飞过长崎时,比恩发现了飞机下面的云层有一个洞。他校准炸弹瞄准镜,投出了原子弹。
  我们看到了耀眼的亮光,接着是蘑菇云,像一片巨大的翻卷滚动燃烧着的火与烟。云的颜色在鲑鱼肉色、粉红色与黄色之间变幻。
我们绕过蘑菇云,想尽快着陆,因为汽油告急。我们直接飞往冲绳岛。斯威尼让飞机作了一段很长很慢的滑翔。接近冲绳时,他以内部系统呼救:“Mayday,Mayday!”没人回答。他又用闪光的方式联络,但仍无回应。最后,他向指挥塔呼叫,说我们准备降落。我们在跑道大约中间的地方着陆,在跑道的尽头戛然刹车。后来,我们查看了油箱,能用的汽油只剩下大约35加仑,而35加仑的汽油对于一架B—29飞机来说毫无意义——我们其实已经没油了。
在返回天宁岛的途中,我们听到了一些当地的新闻,得知日本已就投降问题同瑞士人接触。我们全都欣喜万分。回头来看,我认为在当时情况下,我们只能那样做。它对结束战争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我有幸参与其事。不过这里真正的故事是那次飞行任务,它险些成为一个灾难。
  我
轻声祈祷:上帝啊,请保护下面所有的人吧。

长崎原爆查尔斯·奥伯里

84岁,伴随广岛、长崎投弹飞机的一架B—29的飞行员。
8月6日,我们飞往广岛的任务是投掷记录原子弹爆炸和放射强度的仪器。我们掉头返航时看到了亮光,那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最亮的光。
蘑菇云的顶端是最可怕、又最漂亮的东西,雨后彩虹中的所有色彩不断从中涌现。后来,就像有人猛拍了飞机两三下。我轻声祈祷:上帝啊,请保护下面所有的人吧。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8月9日,长崎乌云满天。我们当时觉得不可能把原子弹带回,因此斯威尼说,只能通过雷达投掷,或者向海里扔。但我们肯定不想把它扔到海里。阿什沃思勘察后说,如果我们只能以雷达投掷的话,也是可以的。正要这样做时,突然听到比恩喊:“我想我看到了它!”他在云层里发现了一个洞,这样我们就不必用雷达了。原子弹落到了长崎那些大山的另一边。长崎大多数人都住在没投原子弹的这一边,很多平民因此逃过一劫。
当我在观看在广岛上空见过的烟尘和蘑菇云时,听到雷蒙德·加拉各尔惊呼:“我们的飞机要被击中了!”看起来就像那些云快要击中我们了。这一次,飞机受到的冲击比上一次强烈。我们感觉到大约3次强烈的冲击波。
大约一周或10天之后,我和蒂贝茨驾着一辆C—54运输机去长崎,带去了一些医生和文官。人们从窗户往外看我们,我看见他们眼里充满仇恨,但我可以看出,他们也为战争结束而高兴。我登上了一个山顶,那里有一个医院。一个穷人在旁边行乞,看起来他还在流血,衣衫褴褛,我为他难过。在医院里,我看到墙上有一块痕迹,在炸弹爆炸时显然有一个人正从旁经过。在那之前,我确实不知道那颗炸弹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那时,萦绕在我心头的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迫使我们不得不用原子弹的情况永不重演。

长崎原爆见证人劳伦斯

编辑
1945年8月9日凌晨3时50分,两架B—29重型轰炸机从提尼安岛起飞,其中一架的炸弹仓里携带着一颗原子弹。这是美国计划中对日本的第二次核打击。机舱里有一位特殊的机组成员,他就是《纽约时报》科学新闻撰稿人威廉·伦纳德·劳伦斯,他因此成为惟一目睹核打击惊天动地场景的新闻记者。
轰炸机组的特殊成员
轰炸机向着长崎飞去。57岁的劳伦斯安静地坐在位子上,他个子矮小,鼻子扁平,有着学者般的眼睛。
当地时间中午12时1分,轰炸机飞临长崎上空。接下来的过程就像劳伦斯在他著名的普利策获奖新闻中所描述的:“我们在电台上听到事先规定的信号,然后戴上电焊工用的眼镜,紧张地注视着我们前面大约半英里远的轰炸机的动作……从它的腹部落下一个看上去像黑色物体的东西……强烈的闪光穿透了我们的眼镜,并把机舱照得雪亮。巨大的冲击波打到我们的飞机上,使它全身颤抖。接着又是4次急速爆炸……坐在我们飞机尾部的人看到一个巨大的火球好像从地壳里升起,火球喷射出无数的白色烟环。然后,一个巨大的紫色火柱冲天而起,高达1万英尺……大约45秒后,我们肃然起敬地望着这个不是来自空间却是拔地而起的流星,穿过白云向上直冲……接着,就在它看上去仿佛变成固定的物体时,顶部升起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使柱子的高度增至4.5万英尺……”
此时,其他外国记者刚刚来到日本附近,都没能亲眼目睹原子弹爆炸的历史性时刻,而只能在报纸上读到相关消息。劳伦斯的这次随机飞行,让他成了惟一一位在二战中目睹核打击的记者。
研究原子能引起FBI关注
劳伦斯年过半百就已头发灰白,这个年龄似乎注定让他不会成为战地记者的最佳人选。可美国政府为何单单选中他来见证这一重大历史时刻呢?事情还得从1939年说起。
那一年,当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原子弹为何物时,这位具有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记者,就已经默默进行有关原子能的分析研究了。1940年5月,劳伦斯说服《纽约时报》总编,用将近7栏的篇幅发表了他的初步分析成果———一份有关原子能的详细备忘录。这篇报道首次透露了德美科学家正在努力用一种铀同位素发展原子能的情况。此前,他还发表过哥伦比亚大学宣布一个铀原子裂变后会产生大量能量的报道。可惜这些极有预见性的报道,并未引起应有的关注。
随着美国对原子弹研究的深入,劳伦斯的报道渐渐引起了联邦调查局(FBI)的注意。他所表现出的对原子弹理论令人吃惊的了解,也使他本人受到了FBI的秘密审查。从此,劳伦斯撰写的所有有关揣测原子弹的报道,都被新闻检查办公室打了回来。劳伦斯开始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记录世界第一颗原子弹试爆
1945年春天,一位名叫格罗夫斯的将军要求借劳伦斯去完成一项秘密工作,但他并未向劳伦斯透露任务的性质。于是,劳伦斯从《纽约时报》消失了。甚至连妻子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事实是,劳伦斯走进了格罗夫斯将军领导的秘密原子帝国———“曼哈顿工程”区。他往返于田纳西州橡树岭和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这些原子弹研制基地之间,并结识了一批世界著名的科学家。在那里,他是惟一获官方批准可以了解一切细节的记者,此外,他还担负着作为原子弹研制工程官方历史学家的任务。
  1945年7月16日,在新墨西哥州西南部大沙漠里,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试爆在那里进行。黎明,劳伦斯待在距爆心投影点5英里的控制塔里,目睹了原子弹爆炸的全过程。他写道:“第一丝微弱的晨光出现在东方。在这瞬间,好像从地壳底下升起一种并非这个世界的光。它是世界从未见过的日出。在这个时刻,永垂不朽的事迹出现了。时间停滞不前。空间变成一个小圆点。似乎天崩地裂。人们感到自己好像获得了目睹‘世界诞生’的特权。”
1945年8月5日,劳伦斯又接到一项密令,并被送上飞向太平洋的飞机。当飞机降落到提尼安岛时他才得知,第二天早晨,美国将向日本投掷第一颗原子弹。8月6日,广岛时间8时15分,第一颗原子弹在广岛爆炸。一座城市被摧毁。
因为劳伦斯的出色工作,格罗夫斯将军事前向《纽约时报》进行了暗示。于是,8月7日,《纽约时报》在第一时间用整整10个版面登载了有关原子弹的报道,在这场世界级的新闻大战中打了个漂亮的胜仗。同时,文章也透露,劳伦斯是原子弹制造过程中新闻界惟一的目击者和记录者。接着,劳伦斯参加了向长崎投掷原子弹的飞行。他撰写的原子弹研制和投掷过程的长篇报道,为《纽约时报》赢得了极大的声誉。他本人也因此荣获普利策新闻奖。

长崎原爆事实与真相

编辑
仍然有许多的学术人士要求知道事实真相,从1995年开始,他们通过些秘密的方式与美国政府交涉,要求美国政府解密一些文件,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有些美国政府官员说这是些”疯子的行为”。
  但是,1999年末,一位参加过“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和一位当年美军的上级军官却联合披露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历史--美国从来没有在日本本土投放过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投放原子弹的事件是一场骗局,那只是美军进行的一场非同寻常的信息站和心理站,一次非常成功的“软战争”。
由于这个消息是在十分保密的情况下披露的,而且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压制和否定,最后甚至对这两位科学家和军官进行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因此只有极少数科学家和历史学家知道了历史的真相。
  纸终究包不住火的,这些消息终究会公布于众,只是时间的问题。
  以下就是历史的事实与真相。
  这个信息与心理战被称为“曼哈顿2”计划。
1945年7月16日,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在美国的新墨西哥州实验爆炸成功。这颗原子弹的威力之大甚至超出了科学家、工程师和军方人士的预料。大多数的科学家也预料到了这种武器的存在将直接威胁到人类,这其中包括爱因斯坦和“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本人。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没有完全结束。虽然在欧洲战场上,战争的火焰已经熄灭,但是在亚洲和太平洋战场,日本帝国还在利用四处环海的地理优势进行垂死挣扎。美军的飞机虽然对日本本土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使日本的许多工业城市(包括东京、大阪)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而且人员伤亡十分惨重,但是,日本却没有任何要投降的迹象,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日本准备在本土与盟军决一死站。盟军在1945年6月份已经着手计划在日本本土进行大规模的登陆战,参加的盟军士兵大约为40万,其中以美军为主。美军却非常担心这次登陆行动,日本已全民皆兵,这次行动必将会造成盟军严重的伤亡。
但是原子弹研制成功后,美军便似乎发现了有新的希望。因为对日本使用原子弹会对日本造成巨大的伤亡,并且还有巨大的心理作用,可以达到逼迫日本投降的目的。那样就不再需要冒险进行大规模的强行登陆行动以及有可能在日本进行大规模的战争。这大概能避免约10万盟军的死亡。
因此,美国军方极力要求对日本本土进行原子弹轰炸,以达到逼迫日本投降的目的,这当中为首的美国军方人士是麦克阿瑟将军。
但是,许多科学家以及一些军方人士却反对使用原子弹。因为他们清楚原子弹的威力给平民带来巨大的伤害以及在爆炸后的辐射给土地的影响。
当然,他们也承认在日本进行登陆战将带来巨大的代价。因此,许多科学家和军方人士建议对日本政府施加巨大政治压力使其投降。不过这种想法可以说是很幼稚的,因为当时日本已经受到了世界的孤立和进攻,没有什么所谓“更大的压力”。因此军方人士甚至是美国总统杜鲁门本人也赞成对日本本土使用原子弹。即使这有巨大的风险。
主张使用与主张不使用的两种观点进行了长达十几天的争辩,却仍然没有结果,但是,因为在战争中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总统的支持,主张使用原子弹占了上峰。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原子弹轰炸计划。
其实军方本身也有严重的顾虑。特别是运输问题和投放问题。因为新墨西哥州的原子弹是定点引爆,从未实验过飞机投放,因此用飞机在日本本土投放原子弹的计划就有其不确定性。况且,美国当时只有两颗仅剩的原子弹,万一有特别情况发生怎么办,而美国在几个月内不可能生产出第二批原子弹。
这时候,却有一个不知名的下层军官提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方案。
因为在诺曼底登陆前,盟军在英国沿岸和欧洲大陆沿岸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信息迷惑战,使德军不知道盟军最后登陆的地点是在诺曼底,没有重兵部署在诺曼底,诺曼底登陆时盟军没有受到有力抵抗,从而确保了登陆的成功。从1944年中到1945年初,德军的V-1和V-2导弹曾给伦敦造成了巨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盟军同样是用信息迷惑的方法使德军把伦敦的定位目标偏移了40公里,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损失。这次两次成功的信息战都运用了大量的先进技术特别是电子技术,当然,其中盟军的间谍人员也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这个下层军官由此想到是否能再次使用信息迷惑战来迫使日本投降呢?即用假信息的方法让全日本相信美军在日本投下了原子弹,给日本国民以巨大的心理压力和震撼,造成恐慌,丧失其斗志。迫使日本政府投降。
这个方案提出时,受到了大量的讥笑和嘲讽。有些人甚至说他是美国军方内的白痴。但是,当使用与不使用原子弹的争论没有结果时,科学家和军方人士又想到了这个方案。并且经过一系列研究讨论和可行性分析,认为这个方法是完全可行的。因为当时的日本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岛,与外界联系的途径已经很少,而且日本的通讯已经被美军完全监听。各个地区的通讯的损害程度也相当大,可以说,美军完全有能力控制日本各地间的通讯和消息以及新闻系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军已经控制了日本的喉舌而日本只剩下耳朵了。美军有能力向日本政府和国民发布大量的虚假恐吓消息而日本却难以辨别其真伪,绝大多数的日本人会认为是真实的消息。
经过充分的探讨和论证,大多数科学家接受了这个建议,军方人士最后也勉强同意这个计划,但是,军方与科学家达成的协议是,如果计划失败,那么最后还是会使用原子弹。
1945年7月28日,这个前所未有的信息战计划开始制定,被命名为“曼哈顿2”计划。
研究组对“攻击”的城市进行了相当严格的筛选,在六个候选城市(大阪,京都,札晃,小仓,广岛,长崎)经过反复严密的论证、比较,最后选定了两个城市作为“攻击”目标,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广岛和长崎,因为广岛和长崎距离东京比较远,在通讯被基本切断的情况下信息来源极少,而且,长崎和广岛实际上已经由于美国的狂轰滥炸而被孤立。把广岛和长崎作为信息迷惑战的目标应该是最合适的了。
1945年7月31日,“曼哈顿2”行动全面展开,大量的科学家、技术人员以及大批的先进设备被运往关岛和提尼安岛。美军大量的军舰开始驶向日本海域。其中有很多的装备大量电子设备的信息战军舰。对于这次行动,美国当然没有必胜的把握。因此美军同时在研究原子弹的投放计划。
1945年8月5日,大量的美国军舰已经在广岛外海域部署完毕。信息战即将开始。
1945年8月6日清晨,一架B-29轰炸机在提尼安岛起飞,当然,它所携带的不是原子弹,而是几颗美军的新型-凝固汽油弹,这种威力与原子弹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杀伤半径不到100米,没有任何辐射。
8月6日早上,这架B-29到达了广岛上空并投下了几颗凝固汽油弹,凝固汽油弹爆炸后引起了些大火,因为广岛仍有较多的木制建筑。但是引起的伤亡不是很严重。大概只有不到三百人丧生。
飞机上报告了已经投下。
随后“曼哈顿2”行动全面展开。美军马上用电子干扰的方法切断了广岛与外界的无线电联系。并伪装为日本在广岛的机构向日本全国各地发送无线电消息,用日语向日本政府和国民求救,“广岛被一颗巨型轰炸,威力极大”,同时,美军在日本的间谍网也开始工作(这些间谍大多数是美籍华人)。特别是把信息传给日本的几个特别重要的物理学家,因为这些人会认为这种巨型是原子弹,只有这些日本科学家真正知道原子弹的威力,从而能对军方和政府建议投降。
词条标签:
历史事件 历史